More about 陰獸這本書是在圖書館借的。雖說是在成人圖書館那邊,但與兒童圖書館相連,孩子們經常走過來借書(為什麼柯南的漫畫在成人這邊而不是兒童呢?)。不知道有沒有小孩看了這種書會受影響了。也許要為他們保留點童趣比較好。

我相信一個人接觸什麼就會受什麼影響,所以我認為亂步是受了他看的書影響的。(就算事實不是我也這樣說),而就《陰獸》而言,他在文中提到的書籍,就可窺他受這些書影響著。

我借了回來,媽看見封面,說好噁心,蟲子蚯蚓在捲繞著。我自覺那是寄生蟲。看到《陰獸》中靜子的背那段,才發覺編輯們的心思,原來是有關聯的啊……(這是何等無聊的覺悟)

一直想看亂步的書,可是圖書館只有怪人二十面相的xx本,就是沒有第一本,一直推到昨天才看到亂步的其他著作。

看的時候就有點難放下書,雖然娓娓道來,可是卻緊湊著,看到半路就能猜到兇手,可是也跟著主角的思路才知道非也,一度一度地猜,我並非著重證據的讀者,通常都是以對話來猜,所以看到一半才猜得着。我也相當驚奇亂步的故事是精彩得如此,相比起我早年看的其他日本早期推理作家如大坂圭吾和小酒井不木,他讓我相當驚奇,(圭吾對我來說太悶了),而且也相當合理,實屬佳作。

確實,我們一般都認為推理小說大多數是犯罪型小說,這本也不例外。每每想到這些犯罪型的小說讓我們看到了世界的醜陋和骯髒,總覺得有點不安,世界是這樣的……有時又會想,為什麼成了這樣的呢?罪惡是不是人打從生下來那一刻就一直存在著,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是犯人,問題在於是否有契機讓我們付與行動。

難免覺得靜子是變態的,而寒川又受到影響跟著她去,除了滿足對方,發現了自己也在享受著,這種關係,從一方的虐待變成雙方的享受和娛樂,很是可怕。而靜子又受到她先生的影響而變本加厲,是否代表著她本身隱藏著這種本質呢?

故事到最後不但寒川被困惑著,痛苦著,而作為讀者的我,也因為最後得不到的證實而覺得看得不夠痛快。



怎麼一篇比一篇『過分』呢!這種人性的醜惡……『蟲』是一厭人症貴公子遇到小學時代的女神的故事。強烈的佔有欲,世故的男女,腦袋過於單蠢的公子……

沒想到芙蓉是個戲弄男主角的人,覺得她只是個普通的女人,耍點小把戲,然而她是真的歧視男主角了。看到男主角知道這男女是瞧不起他時,老實說,感受很深,當一個人這麼說自己的時候……他變邪惡了(是實踐他的邪惡)

他是有內心的角力,可是都是某一種情感之上,而不是與理性的鬥角……

『對屍體做盡了一切喪盡天良的行為』……看到這句快吐了,然而故事最後的一段更加讓我噁心(是說他描寫得真到位)『將臉部埋進芙蓉裸露的腸肚中而死』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