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不是在微笑?還是在輕視他人的眼光?)

昨夜,H小姐說起她考公務員的事情來。

又提及了她參加她大學的履歷表講座。談及參加此講座大多數都是BBA(工商管理)的同學參加,外加上講者也是BBA出身,整場講座宛如他們的會場。

她說,BBA與其他系的人很不同。他們不會爭執一件事情,他們只追求結果。不會像如她社會系之人,會為一個觀點而爭吵。他們為的是錢,爭吵就影響金錢,也影響升職。

還說到,文學系的人與世隔絕。她的同室是文學系的,看到她桌上是什麼《紅樓夢》、什麼南北朝的,就是不會看新聞。

我說,那是個人的問題吧。

她回,她就是不會看新聞的人。與世隔絕。

接著又說了她有多忙,新聞真的沒時間看,大條的都不想了解。

到此,我無話可說,閉上我的嘴了。安靜的看書。

 

怒火來了。

也許BBA的人真的很愛錢吧。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選這系。可是,不是以『他們愛錢』為基礎來論斷所有的行為吧。難道你大爺不愛錢嗎?那整天看你忙著你的副業不也為了能多賺而樂著嗎?我沒認識讀BBA的人,所以我沒資格講什麼。可是每門課都有其中獨特的思維模式,他們不也會因為報告的問題而爭吵嗎?我不信沒有,這種事多多少少都會有吧?或許這系的人都比較會說話,圓潤的講話技巧不就能減少意氣之爭嗎?難道就你社會系的人會爭吵?話說這本領人人都有吧?若說爭吵是為學問而學問的表現,那也太偏頗了,大家也會為了學問而努力的,不單是你一個人。

 

再說,與世隔絕不是因為科系的問題。說到與世隔絕,有哪幾門是跟社會每天瞬變萬息有關的?數學也不是、化學也不是、文學也不是、經濟學也不是、心裡學不是、社會學也不是。每門課都有一定的基礎和歷史,不學了基本的,就無法用那門科獨有的角度來審視事物。那學習的期間你是不是與世隔絕了?兩耳不聞窗外事不也行嗎?

與世隔絕是做學問的一個條件。當你真的完全關注與你要解決的問題,那專注力是非同尋常的。你就只會看到與此有關的事情。那時你還有時間跟人玩樂,關心天下事嗎?你也不見得有那個心情吧?忘了說,H小姐說的『與世隔絕』,是指不用看新聞,知天下事而已,並不包括與人交際。(說做其他無關課業的事轉換心情也無可不可)

一個人『與世隔絕』與否,是端看個人的。他讀數學也可以關心啊,我想這門與新聞沒多大的關聯吧?他可以每天看新聞,聊盡世界各地的時事呀,有何不可?但他也可以不看啊,不愛看就不看,不行嗎?他可以專注其他事情呀。所以說文學系專注於古人的世界裡,跟了解世界大事是沒有衝突和關聯的吧?只是個人問題。怎可一竹篙打沉一船人?那我說我都沒看懂你在學什麼呀,都不知道社會系學什麼的,好像都是碰到大伽的邊邊啊?行嗎?!(我這樣說,H小姐一定殺了我然後鞭屍)

 

每種職業,每門科,都有當中的世界。他們關注的點與其他人不同,圍棋棋士關心的是棋界,他也可以不理阿富汗發生什麼事了,西班牙財赤令國家如何;他要知道的是富士通杯誰拿獎了,今年有什麼新進的棋士。對他們來說,這是比較貼身的問題,還有到底需要什麼信息。我對財經經濟不感興趣,我不看財經新聞;我同學讀經濟,所以她就會翻看報紙的財經版。(之前也很白痴的不知道讀經濟會看財經版,不過這是他們需要的信息,就算他們不看我看的副刊,我覺得沒什麼不好,只是需要的不同罷了)

 

這個世界,有時是要放大來看全球性,有時也需要斟酌一隻螞蟻的行動方式來看。兩者都是在觀察這個世界,差別在於端看事物角度的不同。沒有事情是絕對的。尤其是人的觀點。

 

(自己說要多角度地思考卻又論斷他人,算什麼)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