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S 2012-07-07 11  

 

(上圖字幕與以下的內容無關)

最近一天夜晚乘巴士(公交、公車)回家,竟然是我最最頭疼的一次乘車經驗。

那天我聽完講座餓得頭痛,連忙坐車回家。心情不怎麼漂亮的了。

我望著窗外流逝過的夜景,突然聽到有把女聲。

本來沒有多想,但是那把雷公的女聲不斷傳入耳,於是找到底是哪裡來的。

找了一會兒,原來是坐在斜前面的一個女人在講電話。

粗不粗魯是很個人的觀點,但我覺得她聲音洪亮可不是每個人都受得了……不管是男是女,這麼大的聲量就讓我討厭了。

這還不算,她說著說著,突然說:『我還是不要礙著你kiss了,你旁邊不是有女人嗎?』

……我還真是沒話說了。

我瞧見坐在她旁邊的男人臉色一直不怎麼好,不知道是不是跟講話者有關(他還側著身子有點迴避的感覺)

接著又說:『我不敢亂講話啦!我好怕我亂講話啊!』

還說了其他的,我不是有心偷聽,開車那麼吵,閉上眼還是聽到她講話的內容,你說她是有多大聲……

我的頭疼加劇了……


同時,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

我和同學們在地鐵上講話也很大聲……有話要說可以說,但是有時沒話說的時候,我的同學就會拿出小熊來玩對話……當然,我也時不時加入他們宛如幼兒的行為……

這麼大聲講話不就和上面提及的那個人一樣自爆私隱了嘛……

不過講完有空虛感。因為不是很必要的話。我每次講完都不得不罵自己。

外人看來我們這幾個人簡直就是白痴。

 

在我看來,我們的關係還不是什麼都能談的地步。

就算能談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忍受他人沉默不出聲。

人不會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吧。如果不能接受他人默默在自己身邊還能感到自在,我覺得關係很難維持。就我個人而言是這樣。畢竟我是少話的人。

不過試過一次四個人坐在一起,我和其中一個人沒說話,於是有個人就問我們在傻傻地看地鐵的上方而不說話究竟是在干什麼……。不是一定要說話的嘛,要是硬要擠出話來,反而不自然。


還有,我們在街上講電話通常只會理對方聽得清不清楚,卻沒注意到自己到底影響到身邊的其他人沒有。

積極來說,就是不要騷擾到身邊的人;消極來說,就是不要讓自己成為他人的佐酒小吃。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