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果-第5集000510  

雖然《冰果》已經完結很久了,在重看這部很棒讓人回味的動畫後,很想寫寫主人公——折木奉太郎。(也是隨便寫寫而已啦)

奉太郎在第一集被里志逼著說出了他的人生哲學:『可以不做的事不做,非做不可的事要盡快做。』也就是節能主義。

因為他一直省著力,所以體能和耐力上算是比較差的。第七集乘車就只有他暈車;泡溫泉很快就倒(外加愛瑠的影響下);kanya祭大叫運氣就臉紅……他奉行節約主義,是因為怕麻煩。

可是在上高中遇到愛瑠後,他就知道很難執行自己的人生座右銘。雖說愛瑠是好奇寶寶,任誰給漂亮的她注視都會受不了吧。可是奉太郎應當例外,因為這人的節能主義一向進行得不錯。要說為什麼他會『上當』的話,不外乎他隱約對愛瑠一見鍾情了。(看到愛瑠的那一刻奉太郎定住了)在第五集奉太郎與里志在回家途中的對話,里志覺得奉太郎按道理不會苦思他應該不在乎的問題,奉太郎回答說,看著里志他們,就算自己想冷靜下來也冷靜不了。雖然不是對他們在做的事感到有趣,但至少透過幫助他們的方式參與到他們之間中。里志問他是不是羨慕起玫瑰色的生活。奉太郎隨便回答大概是吧。其實就是他不知不覺中走出了一點自己『灰色』的人生,邁向人人嚮往的玫瑰色高中生活。

所謂玫瑰色的高中生活,應該就是好好談一場戀愛,熱血的參加社團活動,在考試前與同學朋友一起開溫習聚會等等。就是盡情享受青春賦予的一切活力、無盡的精力、近乎白痴的熱血毅力,什麼都能以青春為名開展,甚至擔待著。無悔的青春就是玫瑰色的高中生活所擁有的特權。關谷純是自願成就這玫瑰色的高中生活嗎?那還算是玫瑰色的嗎?奉太郎否認了。玫瑰色的生活是自願的,被迫退學當然不是玫瑰色的了。奉太郎還未算真正踏進玫瑰色的世界,他還在猶豫,還在徘徊,與自己的哲學在掙扎。在最終話裡,奉太郎差點就順勢對愛瑠說出:『由我來代替你掌管如何』。他也明白了里志在情人節的心情了。自己不是能那樣大費周章跟人打交道的人,就算真的說了,也未必能做到。

奉太郎對於摩耶花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就能想到其他人想不到的事時,他就說僅僅是運氣罷了。奉太郎覺得一直以來能夠解謎,是運氣。不過實際看來,不僅僅是運,更是因為他奉行的節能主義。他在第五集對里志說,里志與摩耶花的做法都有多餘的地方。而奉太郎的節能,就能撇除一切不必要的,更能接近真相。當然也不能小看他的推理能力和腦內神經元的連接了(笑)。他撇除對他來說不重要的信息,所以在必要時,就需要像是里志這樣的人幫助了。雖然愛瑠給他壓力他才去嘗試解決,他在做之前就不打保票一定能解答到,這樣還算是自由。但在《愚者的片尾》中,他則必須找到答案。這時他就變得為了迎合答案而推理了,忽略了摩耶花和里志所指出的疑點。一旦奉太郎顧慮得太多,想得太多,就會走錯路,找不到真正的目的與手法。(被須里學姐騙也有夠讓人沮喪,理解奉太郎)這麼說來,奉太郎不適合當個全職的偵探呢。

冰果-第18集000612  

奉太郎與里志的情誼。他們從中學認識,奉太郎承認里志是他最好的朋友;里志理解奉太郎的做法,認為奉太郎是個有趣的人。彼此是好朋友不過不曾真正依賴過對方,兩人的友誼是輕鬆自在的。我想里志是知道初中時代的奉太郎還未真正發揮他的才能。高中開始以來,奉太郎逐漸做出以前絕不會做的事,可以說有點脫離里志的理解範圍了,但也增加了他的可能性。里志還是盡力去理解奉太郎,可是奉太郎卻不曾去理解里志。因為對他來說,雖然里志是他的好朋友,但沒想過深入了解里志。故事也一直都是里志來幫奉太郎跟觀眾理清奉太郎的思想,卻很少真正去講里志這個人。(當然啦,奉太郎是主角嘛,因為我偏愛里志所以才這樣說)在『情人節巧克力事件』時,奉太郎和觀眾才真正理解到里志曾經的執著,及如何造就現在的里志。『對不起,我沒能去理解你』奉太郎心裡這樣想,不過還是礙於面子沒能說出來。我想兩人一定能繼續維持他們的關係,就算未來不是讀同一間大學(我覺得不會同一間呢)還是就職。隨著故事的發展,奉太郎即使還是對自己的感情不大明白,可是他人的想法,已經能慢慢地細緻感受到他人內心所隱藏的感情。

雖然奉太郎奉行節約,但他還是有相當多的os;受環境影響還是會不自覺的做出『多餘』的事來;衝動差點說出違反自我的話……看來奉太郎的節能之路還很漫長,不過我想他絕不會放棄吧。

 

 最後,奉太郎的未來粗略預測:大學讀文學系(這人看來喜歡文學,說起來米澤在他的blog上列出奉太郎的書單)

                                      就職可能是先當上班族最後還是走去當作家(作家可是不怎麼能節能的呢)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