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6562  

總覺得很累。

不但是說話,就連處在同一個地方,

累,不知從何而來,讓你全身軟癱。

跟他在一起,磨滅了我所有的意志,磨滅了我所有的感情。

『我排隊排了三個小時!—』

『嗯……』

『那人好厲害!』

『嗯……』

我總只能『嗯……』卻什麼話也不想說。

我知道我只是『嗯……』他可能不爽,他要的,是更多認同他的回應。

可是如果我超過『嗯』,違背我不想跟他說話的心情。

每次都很累,他的嘴臉,他的聲音,讓我看見聽見就覺得怎麼那麼的煩。

那常年累積下來的不解。

那多年以後堆積成的無感。

我不想再多說一句。

哪怕你說我無情也好,冷血也好。

可是,他人說:『我等了三個小時!』

我可能會說:『怎麼這麼久?!』

『那個人很厲害!』

『啊,也沒多厲害啦,你看……』

也就是說我對人不對事。

瞧我多沒邏輯多無禮。

我更是無力應對。

煩。好煩。神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仲修 的頭像
仲修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