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7418  

(京都嵐山街道一景)

今天是口語體的最後一堂課。跟著這位老師也有兩年了。

然後下星期一是書面語的最後一堂課。這個5月把試都考完了,就不會再踏足學校、與學校相鄰的商場。

或許有些唏噓,但人生總歸如此,不是踏入,就是離開。

移過民,搬過家,轉校轉了多次,來來去去,也許造成了我不怎麼留戀舊地的無情。也許這冷淡是天生的也說不定。

雖然不是跟各位老師經常溝通,但總算維持著師生關係,也感謝他們一直以來的教導與照顧。

今天這課,又是中譯日。是某電視劇的片段。

小生不才,真的不怎麼懂譯。

看到比我強多的同學。

突然生出恐懼來。

怎麼學了兩年了,還是這麼生澀,還是這麼差勁。

我怕,也許我再努力,還是成不了我要做的事。

我能窮盡一生去追求嗎?即使到後來還是達不到?

能接受得了自己一生庸碌,接受得了終究是無才的自己嗎?

接受不了吧。

之前的一點自信又消磨殆盡了。

那種恨自己不成才,不是那塊料子的火和怨,是無處發洩的。氣都是出自己身上。

田邊沼吾郎看著陸山芳宗的眼神,到底是怎樣的?

到了今天,我還是沒老實說出自己學校的名字來。

不才學生怕是有辱師門……

以前曾想過要不要讚賞一下自己的學校給後進考生參考,最後還是覺得免了,我承擔不起這聲譽。

中學的時候老師說,有些事不要做,就算是做,也不要穿著校服做。你穿著校服,就代表了我們學校。外面的人怎樣看我們的學校,就是看你們這些穿著校服的學生的行為。

大學沒了校服,說出自己哪間大學,就承擔了學校的部分名譽。

不是說死要面子,這種擔子不要自以為是的挑在自己身上,只是外界真的看學生看老師來判斷這所學校,影響的不單是學校、師長和自己,還有那些未來的學弟妹。畢竟我自己也是這樣來評價各校的。

在這種事情上,只要盡自己本份就行。對自己負責任就是對學校負責任。

所以,我最後還是決定不把我的大學名公佈出來。

等我真的能自己站著不輕易摔倒時,才告訴大家吧。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