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ji_hiiro_06_000  

鈴被哥哥軟禁在家,想要見津輕的心情日益膨脹;津輕終於發覺失去鈴的自己是寂寞的,想要她再次回到自己的身邊。佐之次說及了家族過去,春時哥哥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個幕後操縱所有的『遠峰』也登場了……

下面有雷雷雷啊。雖然沒看也是可以繼續閱讀本文,但應該還是先看漫畫比較好(衝擊比較大)。如果之後能再來回顧本文真是我的榮幸了。

春時說因為憎恨鈴(本名是鈴子)的不知從哪來的自傲,想要看到她不幸所以把她留在身邊。可是無論是佐之次還是讀者,都知道春時只是在騙自己。春時是小妾生的兒子,小妾早就不在這個家了,正室生的是女兒,春時自然就是繼承人了。在桐院家,春時是不存在的,母親、姐姐和下人都當他透明。唯有不涉世事幼小的鈴,會想粘著春時,會喜歡春時。佐之次後來負責照顧鈴,所以他們三人經常在一起。父親是個紈絝子弟,終日揮霍並流連花街,家族的人都不跟他來往了,即使有爵位的桐院家如此揮霍下難以維持面門。春時的父親出賣自己的兒子,讓他人生更是絕望。即使是鈴,也不能讓他的世界恢復色彩了。雖說是春時向提議父親姐姐和鈴賣出去(好像是先把姐姐嫁給一戶人家然後賣去花街,鈴一直跟著),他不在乎姐姐,在乎的是鈴。他讓鈴離開桐院家,才能離開遠峰的控制範圍。(28話)在那個家,他唯一在乎的是鈴。對春時和佐之次來說,鈴是他們唯一的救贖。春時說討厭鈴的傲慢,因為鈴一直很自信,相信著什麼。其實他也是羨慕著的吧。說著討厭,其實是為了鈴不要太靠近自己,可是又放不下她,希望她在自己身邊,所以軟禁了她。(此外,故事暗示鈴跟春時沒有血緣關係)

說到旁人看著焦急的當事人,佐之次算一個,河內也算吧。(他是看著:哎喲喂呀,這是喜歡吧?!)河內經常小聲說:『5、6年之後吧』。被人吐槽後就會說:『好過分啊』。覺得河內和津輕的互動挺有趣的,從小認識所以很親近,雖然經常被津輕說他笨,但好歹也是個華族,所以基本常識還不錯吧,只是沒有津輕和鈴敏銳而已。

為了讓鈴回到自己的家裡,津輕開始為了自己的意願行動了。津輕啊,其實很在意鈴呢。

還有些故事場面就不提及了,畢竟我認為這兩本的重點是哥哥啊~哥哥小時候很可愛啊~!

不過想想,哥哥現在最多也就20歲而已。哥哥大約10歲時鈴是2歲的樣子,後來哥哥踏入少年時期鈴似乎是5、6歲,再分開幾年,看來鈴的年齡是10歲左右。

這個我記得後面的單行本會解釋一下。作者在後記說主角都出場了,是時候結束。(怎麼這麼快就想著結束~!)

我竟然又隔了一年才寫《明治》。明明《明治》的主篇都出完了……接下來我會勤快點的。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