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1  0000  

終於開始動筆寫四月的讀書心得……由於不知道看什麼好(竟然一點沒看書的欲望還算是這幾年來的第一次),於是找回《陰陽師》中比較輕巧的兩本圖文書《晴明取瘤》和《首塚》。

選《晴明取瘤》的原因是看《月曜から夜ふかし》時曾問過現在的日本人對於民間故事留下什麼記憶。大多數人都把以前看過的故事忘光光了,只記得某些印象深刻的部分。《摘瘤爺爺》的故事裡市民就只記得有兩個臉上有瘤的老爺爺,給鬼拿走瘤給鬼放多個瘤上去的故事。本來不知道這故事,但想起了《晴明取瘤》。《晴明取瘤》正是將《摘瘤爺爺》的故事改編,把晴明和博雅放在解決事件的位置上,把故事改得恐怖一點,成人一點……看了這麼多本《陰陽師》,對於套路說實在多多少少都覺得平淡了點、悶了點,相比起《晴明取瘤》,我更喜歡《首塚》一點。當然,晴明和博雅不經意的互動會讓人會心一笑,不過有時候覺得有點刻意安排,少了點樂趣……例如在眾鬼抬兩人進山的時候博雅說:『不過,無論有多少妖鬼,因為你自我身邊,所以我感到很安心……』,這種感覺的對話看太多了,反而嚼得有點無味……不過依然佩服作者把人物功用都發揮出來。

《首塚》比起《晴明取瘤》更為驚慄,一位千金小姐為了讓喜歡她的兩個男人分出勝負,讓兩人在月圓之夜接力來回到首塚,由此發生了要晴明來解決的事件。故事中也說明這是取自《竹取物語》的遊戲。本故事的亮點在賀茂保憲身上。雖然與晴明同為天才陰陽師,但性格迴異,保憲怕麻煩事,多費功夫多拉人力的事他不愛做,相反晴明總是多管閒事,賣賣人情,並因此獲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故事稍微讓我回味的是在說餓鬼的這句:『無論吃多少,吃進嘴裡的東西都從喉嚨底下掉出來,吃再多也填不飽肚子』,實在是可憐至極。

其實近來看《陰陽師》,發現自己對於博雅開始有點不耐煩……總覺得少了點晴明和保憲陰陽師這類人物可以回味的地方。不過他還是很重要的調味料啦。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