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2點多。最近生理時鐘有點亂,9點睏10點就睡了。2點多處於迷糊和清醒交接的狀態。

突然感到床有點震動。

這是地震??還是我的錯覺?

等了幾秒。好像是地震。

震度多少?我要逃嗎?

黑暗中我不敢動。或者說剛好身體不太好脫力不太能動。

等了一下。不震了。

繼續睡。

可是睡不著。

打開手機查了一下。

是地震。2時42分在千葉對外,4.3度。

看了一下我身處的東京。震度1度。

按我的學習記憶,1度是感受不到的。而且之前1度的震度我也沒感受過。

又查了一下。震度1度人靜止時能感到微小搖晃。

之前在台灣也不是沒遇過地震,照理我應該感受不是那麼大,而且遇過1度以上的。

第一次上課時震周圍的同學都沒反應,照樣做題;試過一次感覺宿舍的牆都扭曲了跟室友面面相尷,到底要不要打開門逃;再試過有一次上課時震度老教室的窗都在震。

那時候還不懂害怕。

這次真的怕了。哪怕只有1度。感受太深了。睡覺突襲毫無防備是最可怕的。

之前無論何種情況,我身邊都會有人在,這次,自己一個人睡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萬一發生什麼,跟宿舍其他人都隔了一道門,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而且,日本這幾年大規模地震不少……睡不著,想起了櫻井翔跟池上彰主持311地震的節目內容。那些當時被困的人如何煎熬度過等待救援的日子。人的脆弱、世事的無常。

這麼不起眼的震度,讓我深深體會『無常』。那是一種感受,我不善言辭很難說清,就是一種放棄,絕望無助以及認命的感情湧出來。

有一通沒一通的想著想著……突然最近聽到很洗腦的廣告歌就縈繞不去,真的睡不著了。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