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NHK節目的書籍版。本書提到了很多確實讓人很在意、而且容易混亂的詞語區別,我搬幾個我個人感興趣的出來。

町ーー「まち」?それとも「ちょう」?

看到什麼什麼町,會想一下這個字到底是讀まち還是ちょう,我猜大家都會有點猶豫吧。

書裡頭有一個發現是東日本大多讀まち,而西日本是讀ちょう。說是這麼說,可是也發現很多例外。

例如京都先斗町是「ぽんとちょう」 而隔壁的木屋町是「きやまち」…

所以,沒有真正統一的規定。日本人自己也很混亂。

我覺得漢字圈(中國,港台,馬來西亞(華人)等地)的優勢是看日本漢字可以大概猜猜讀音,用自己的母語來猜,當然有時會中,有時卻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學習外語難免會用自己熟悉的語言來熟悉另外一種語言。不知大家學習時會不會有疑問,為什麼這個會讀訓讀,那個卻是音讀。或者音讀和訓讀混合在一起。

日文詞彙中可以分三大類,相信大家都很熟悉,和語、漢語、外來語。漢語分漢音、唐音、吳音。音讀例如冷静、調整、調理,這些漢語因為接近現在中文的發音,所以很好猜中。但如果第一次看到「饅頭」,我覺得很容易猜錯。雖然大概能懂是什麼東西,這個詞是唐音,讀まんじゅう,能猜中饅字也很難猜得中頭字吧。

混合訓讀和音讀的有很多,訓+音也有,音+訓的組合也有。例如人名「光一」こういち中,光是音讀,一是訓讀;「湯桶」湯是訓讀,桶是音讀。還有很多各類組合。

感覺上只能死記硬背。不過念久了就發現有規律可循,也能猜。但很容易就掉進『自以為是』正確讀音的陷阱。

囉嗦了那麼多,只是想說,雖然本身會漢字比起歐美人多了那麼些學習上的方便,但一不小心不留神還是有很多自以為懂小看了而讀錯的情況。

接下來想說的是數樓層的問題。

上學期韓語老師就問大家,三階是讀さんがい還是さんかい。我學到正確的是さんがい,結果不少人是讀さんかい。當然老師也嚇一跳了。為什麼是濁音呢?因為撥音在前所以かい變濁音了。但四階よんかい也有撥音啊,為什麼卻沒有變濁?這是本書提出的問題。原來以前四階是讀しかい,後來改成讀よんかい,所以就沒有變成濁音。

另外一個問題。日文的『留守』到底是在家還是不在家?

例如留守是說自己不在家,可是卻會叫小孩留守在家,所以留守到底是在家還是不在家?因為書的問題是觀眾來信問的,看來日本人自己也搞不太懂。

查了一下字典,copy如下:

本書說到的解答是字典中第一個解釋。主人不在家時留在家裡的意思。

書中提到,『留守』一詞本來是漢語,意思是主人不在家,(自己)留守在家。

用中文想卻突然就好懂起來了。我從來沒有留意到那原來是中文詞……

字典第二個解釋算是引申吧,引申為自己不在家。

之前我問老伯伯(就是之前提過一直照顧我的那個),為什麼總理會叫首相。(在他給我介紹日本國會架構時我問他的)

他就說了,誒,這不是中國傳過來的嗎,以前幫皇帝處理政事最高職位的那人叫相,最大的那位就叫首相。

一開始我還不明白,他說中國傳過來我才意識到……是哦……原來是丞相……宰相……(因為日本是君主制啊傻孩子)

 

這就跟我上面提到的第一個問題,不要陷入中文來想日文,到了留守這個問題,用中文來理解卻是最快最易懂的。(當然這比較裡頭有語音跟字義的鴻溝存在,我無視了)

 

這本書提出了很多有趣很中紅心的問題,但最後發現很多是沒有明確答案的。

看了跟沒看一樣,所以我沒看完就把它還回圖書館了。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