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下旬回到台北開學,到現在已經過了1個多月了。

每天不是過著應付著趕著要交的作業,就是焦頭爛額地想想畢論怎麼辦,再不就是不願面對現實整天沉迷在網絡世界中。

這樣看起來,跟在日本的日子沒什麼區別。每天都是想著要怎麼應付導師的課,要不就是沉迷在電視世界裡頭。

最大的差別,就是我在日本時有打工吧。

現在沒有打工,也不用處理社團事務,照理說,應該有很多時間專注在學業上。

但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並沒有。甚至比在日本的時期還要不務正業。

整個人瀰漫著一股懶惰腐爛的氣味。猶如一潭死水。

用一個詞來形容現在的生活就是:『退屈』。

有時候覺得無所事事、感到無聊也與寂寞有關。還在日本的時候,有好幾次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時也會因為隻身一人而感到些許寂寞。也試過感到無所事事而煩躁。但在日本時新鮮的事也很多,要熟悉的事也很多,每天都在繁忙中度過,很少有時間停下來思考。這也是我當時的一個煩惱。不過,正因為那時日本對我而言還是個充滿魅力,有許多等待我去發掘的地方,所以我沒有覺得生活就像一潭死水,甚至是甚少會想家。

沒想到回到台灣,這種感覺會越發強烈。每週看著那些拉著行李箱回家的人,總忍不住羨慕一番,他們有回去的地方。而我卻無法選擇這個星期要留在宿舍還是回家。或許沒住學校宿舍回家的想法不會那麼強烈,自己一個人住的話更像在一個家而不是宿舍,不過不幸地我又住宿舍了。

至於春假,還沒到週末一堆人就拖著行李回家了。這個春假,我仍然是在宿舍度過,而且過著趕論文的沉重日子。

不知為何,突然好像想通了點什麼。

我不想活得像一潭死水,日日無所求地過著頹廢的日子,到最後連自己想要什麼都不知道。

有一種繼續待在這裡會沉溺的感覺。越是熟悉越是沉溺於習慣中。

 

以前就不明白,當年明明就不太遠,明明回來也只有一天,老姐也會每一、兩個星期花幾個小時回家;羅賓一到長一點的假期就會回家。我過去毫無選擇的只能半年回一次,對於他們的幾個星期就回一次的不太能理解。甚至覺得舟車勞頓寧可不回。也覺得羅賓實習的地方遠點無法經常回香港也不算什麼,因為我都是半年才回一次,不太懂為什麼這麼看重離家近這點。

不過,我現在忽然明白了。

當我也想家的時候。

 

也因此,我現在有點目標面對現在所處的環境、該怎麼去面對了。

開學之際還在想可能要延畢了、要延畢了吧——悠哉悠哉地想。回來不習慣這裡的天氣,不習慣上課要面對的,總是拖拖拉拉提不起勁。但現在腦袋清醒起來了。

這幾個月的目標無非就是:なるべく早く帰る。どんなことがあっても。

 

 

ps。不過啊,我也該是時候出去走走了。會好轉起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仲修 的頭像
仲修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