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姐姐大我五歲。

我剛進小學的時候,她就是五年級了。

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她就已經是高中生了。

我還在中學時她就是大學生了。

小學生一年級時在校內遇到老姐,總有點不可思議的遙遠。那彷彿不是我們這些剛進小學的小朋友能理解的狀態。明明都是小學生,卻覺得他們這些高年級的,像個大人似的存在。

(現在回想起來,大概就是發育了跟沒發育的差距吧哈哈哈哈哈)

國中階段時老姐則是在讀預科(這個是舊制的事情了,現在的孩子可能不理解)。那也是一個對國中生來說有點距離、無法思考和理解的年級。

搬出這些往事,想說的只是,為什麼當時會對年紀稍長、高年級的人感到些許的敬畏。

不擅長應對高年級。老師也是比自己年長的人,但起碼大了十幾歲,覺得他們無論知識上還是生活經驗、看待事情的透徹度上比我們這些小鬼來得厲害是當然的;而大了那麼幾歲的、還是個學生(在大人看來還是個小鬼)的學長姐卻莫名有著老師身上不存在的威脅,或者說是說不上是魔力的吸引力,卻同時帶著抗拒他們的心情。(雖然我也怕老師,不過原因又是另外一段黑歷史了)

或許正是因為他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狀態,在年幼的我眼中,有著那麼一絲不可侵犯的抗拒力吧。

其實也不止是過去,現在也是這樣。(還真沒長進)

大一時剛進社團,也覺得大三、大四的學長姐很有壓迫感,跟指導我們這些新生、大我們一屆的學長姐不同,有著一種莫名的壓迫感,只要他們人在那裡就覺得自己不能夠放肆的威嚴,即使他們根本就沒做什麼,只是在聊天也是如此。

到了自己也當過幹部,也成了人們口中的老屁股時,覺得情況是相反的才對。那些新生,用著難以形容的青春生澀、帶點期待和害怕的眼神和舉動,讓人覺得他們才是主角,他們才具有壓迫力。壓迫我們這些無處可逃的老屁股。也同時讓人想起了當年的自己。

更加明白了當年交換留學回來後那些學長姐的心情。

跟那些主人公毫無交集、過去的友人也不在,有點剩下來的感覺,最多跟著他們生硬的閒扯一些,其實雙方根本就沒把對方放在心在的閒聊。他們不懂與你相處,而自己,也不好意思多說些什麼,似乎本來就是一個多餘的人。

帶著緊張和期待走進以前熟悉的教室,打開門的那一刻,看到他們一臉錯愕,才想起,對啊,他們有些沒見過我,有些則忘了我。

也是,一年不存在的人,不記得也是正常。畢竟我自己也忘了他們的名字了。

『啊啊,我是學姐』還真說不出口。

唯有先喊著熟人的名字,閒聊兩句,才去正經找後輩繳個社費。本來想多待一會兒的,但也不好意思留在那裡看他們練習。

他們就做自己的事情,也沒有打算搭理我。

那一刻,突然明白當年離開了又回來的那些人的心境。

至於他們有什麼活動,我明白我不應該出現。出現了他們反而顧慮我,我也不能幫他們做些什麼。於是我也不會去主動幫忙什麼。安心做好一個透明社員就好。

不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只是一年就不一樣了。

其實,離開了大概就再也不能回去。

 

(這裡是某些人被我代表了,不用認真看待當個例子就好)

 

 

離開學校的人回母校參觀校慶。遇到了後輩們。

『啊,學長姐來了啊!』

『很高興學長姐回來看我們~』

確實有那個意思。不過,更多的是回到那裡尋找當年自己的影子吧。

或許有著這樣的事實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仲修 的頭像
仲修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