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點多,肚子有點餓了,想著等下要吃什麼。

可是,根本就沒有食慾。正確來說,晚餐吃什麼並沒有任何期待。不餓的話也覺得沒有晚餐也不所謂。已經不知道要在食堂吃什麼了。吃飯只是為了活下去而已。一旦這麼想,就會油然生出一種絕望。

在家裡老是會抱怨要做飯,唯獨現在變成不得不每天都要買的情況下,才會發現自己能夠做飯是件多麼幸福的事。

偶爾室友也會問我今天吃什麼來參考一下。畢竟,她也吃膩了學校食堂出現了選擇困難症。

而且,食堂的菜非常油膩,不知不覺身上的肥肉又多了一圈。

想不到吃什麼時,腦袋就會飄出一些非常簡單的菜單。例如醬油荷包蛋、生雞蛋拌飯、茶泡飯、納豆意大利面……總覺得自己隨意做點什麼都比在食堂吃的好。

在同一間食堂吃上四年任誰都會膩吧。看著現在大二室友的身影,不得不為她還要吃個兩年感到可憐。

而我幸好因為去東京交換,吃少一年。在東京大多數時候一天三餐都是在宿舍裡頭自己做著吃。

 

大多數的早上都是這樣的。

起床,打開電視,開爐燒水,刷牙洗臉好了水就燒開了,放一把蕎麥麵,手撕幾片高麗菜,邊看電視邊等麵熟。熟了,撈起來冷水洗一洗準備一碗調稀的麵露或者直接加上蕎麥麵湯料粉末。然後開始看著新聞吃。

或者,

烤兩片吐司,把拌好的納豆平均倒在吐司上,再擠點美奶滋,倒杯牛奶,又是一餐。

更甚至是

有陣子迷上吃穀麥片,直接倒牛奶就可以了,省下更多的時間看電視。

這就是我愛吃的西友超市牌麥片。吃過其他地雷一次,安全起見我只買超市牌。(西友超市愛好者)

而日本的新鮮牛奶太便宜好喝了,我幾乎每週都買一盒。晚上餓了也能隨意喝,對我來說牛奶不是致肥元兇。

有點時間覺得一直喝牛奶不好,就轉買豆奶。

(試過買這個牌子,最後還是覺得KIKOMAN的豆奶好喝)

中午走回宿舍自己煮或者在學校吃。在學校吃的話,跟午飯時間重疊的話食堂人多,我都上學時在便利店買好麵包和飲料午飯時間吃。午餐12點前一節是空堂的話,在圖書館複習一下,11點半就去食堂吃我最愛的蕎麥麵或者烏冬,偶爾來個咖哩飯。

自己煮的話,蕎麥麵。煮麵的話可以先回去看個半小時電視再煮。有時煮飯,一回宿舍就洗米煮飯,主菜打開冰箱有什麼做什麼。買的納豆快過期了,那天就吃納豆拌飯;生雞蛋拌飯也吃不少;炒個高麗菜,再從冰凍櫃拿出微波爐肉餅叮一下就能吃。實在是不知道吃什麼時,弄個茶泡飯就可以了。

就是這麼簡單。然後再不出門就遲到的時間點匆忙趕回學校上課。

晚餐。一開始不太留意一周的菜單時就會忘了吃肉。尤其是魚,經常買超市炸好的竹筴魚,或者切好一塊塊的三文魚。三文魚一律是調味醃好下鍋煎。有次買了生鰹魚,沒買好佐料,做起來特腥,之後就再也不敢做了。雞肉和豬肉是最常吃的,也是毫無技術含量的煎炒。做個生薑燒肉,炒雞柳。

一天三餐自己做。別人就以為那廚藝一定不會差。那可是天大的誤會。做的基本不講究技術,實在不好意思說自己會做飯。

但那也足夠了,自己動手做最重要。

打開冰箱發現蔬菜買了很久,就會做奶油燉菜或者咖哩,所以我的咖哩的配料都是不按套路的。鴻禧菇都會放進去。

(第一次做的奶油燉菜。有牛奶跟奶油燉菜塊就能做出來。)

還有三餐經常出現的味噌湯。

(一開始會買好蒟蒻、鴻禧菇、豆腐等材料,後來也是冰箱有什麼放什麼)

(某一天的晚餐,我也看不出來自己炒了什麼……那陣子很喜歡麻醬豆腐,後來習慣柴魚片冷豆腐)

大多數時候是這樣的。尤其是圖三。白菜或者高麗菜炒時加蒜頭和醋,我竟然吃了一年都不厭。

偶爾會……

裝模作樣地來個咖哩蛋包飯。

天氣冷的時候會吃關東煮。上圖是最保險好吃的配料。內臟類(例如靜岡口味)我承受不了。

買包好的冷凍餃子,下鍋煎煎就行。這個只做過兩次。

整個秋天都在吃柿子。奈良的柿子便宜又好吃。偶爾買買草莓蘋果橘子桃子。買得最多的就是香蕉了吧。

雖然總有日本蔬菜很貴的傳聞,確實有時某一類的蔬菜貴得不得了,例如平時200塊以內一顆高麗菜,特殊時期會漲到400多。

那個時候就多買點豆芽。但平時都能找到便宜的蔬菜。就算在東京23區內。

雖然便宜的選擇不多,但吃起來味道還是很好。

這些一包都只要100日元而已。日本的茄子非常好吃,我吃了一個夏天。

隨意的三餐說不上豐盛,做法也不須技巧,不繁雜,我就這樣吃了一年。

做飯時不忘邊打遊戲邊做。

看著電視新聞節目或者打開電腦看漫畫下飯。

做得好吃不由得高興,做得難吃想著下次怎麼改進。

就這麼平淡。但總覺得自己下廚做飯吃是件十分重要的事。

偶爾也會做膩。但相比過去兩年想做沒得做的日子,總得來說要幸福。

更重要的是,可能因為我吃得清淡,所以比起在台灣時輕了三公斤。

只是現在不到三個月又長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仲修 的頭像
仲修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