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很快的就到了2015年。到了1月2日。

之前就發現了,如果室友都不在(或者睡一整天)的週末,我是可以一整天都沒開口說一句話的。(買東西不用說話也行。)

注意到時真的陷入深深的恐懼中。離開了家就變得更沉默了。雖然上學的日子還會說話,但試過一整天都不說話之後,就會懷疑繼續這樣,會不會突然有天不能說話了?(況且我是學語言的……)

慣於用文字表達就會忽略語言;慣於使用語言突然被要求寫字就會寫不出來。也就是說,無論寫還是說,流暢都源於日復一日的訓練。

過於習慣不與他人交流,就會變得不會跟他人交流……其實我最怕的就是變成這樣。有時候會想想為什麼我覺得不去認識他人也可以。

最近得出一個新結論,就是因為我希望跟對方有深入一點的交流。

如果發現似乎不太能有深入交流的時候,我就會自然而然的抗拒。也可以說是自動地『節能』吧。不浪費力氣於自己覺得無益的關係中。而希望在熟悉的人際關係中生活是因為沒有認識新的人吃力吧。

人本來各自不相同。我突然發現或許我太渴求些什麼。不過現在覺得即使不是深交也無所謂了,先設定為『本來就不會深交』可能會輕鬆一點。

說起來,語言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方式。

當初來台灣的時候只是在想『在台灣學日文的可能性』,不是在日本跟日本人交流能學好嗎之類的問題上,忽略了其實我在台灣生活也要跟台灣人打交道。

於是問題來了:在學日文的同時還要練習好國語英文……不得不說真的覺得有點累了。

雖然已經習慣了老師是用國語講課,但還沒習慣用國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想:『啊啊,全日文教就好了,我起碼還敢說……』逃避現實。使用國語的情況基本只有社團活動時,其他時間都是廣東話……

或者如假想自己是日本人一樣假想自己是台灣人,練習一樣語感,這樣就比較敢講了。

最近比較愛用的假想方法是假裝自己現在要接受電視的訪問(例如情熱大陸這樣),面對鏡頭回答對方關於自己的問題。(其實想像不到自己看著鏡頭,只有電視上呈現出的畫面而已)

不過啊,說這麼多都是辯解。

因為我怕的是人。記得小學同學的同學錄上討厭的事物我好像填上了『人』……

學語言的,怕人怎麼辦?!

為什麼怕?概括來說的話就是愛面子,在乎他人怎樣看自己……我說了這樣的話,對方會怎樣想?糟糕,我這樣說他會不會不高興?等等。然後會陷入各種情緒中。

如果能活得乾脆點就不用那麼煩了。現在對於別人怎麼看自己別那麼神經質。(對其他方面我神經大條到不行)

由於近幾個月日文能力跌到前所未有的低,所以現在逐步慢慢爬回去,正在三級的程度上。正因為當初基礎打得不結實才會像跳傘一樣吧。

犯錯比以前嚴重了,例如 弁当寫成便当;家賃寫成屋貸;中国寫成中國,真是笨到不行。

認真反省中。

此外,由於離家了,每天使用的都不是母語,會不會有一天真的給忘了?雖然以前很難想像……(廣東話是第二母語啦)

    全站熱搜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