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國記(09)圖南之翼 十二國記(11)黃昏之岸 曉之天

距離中學二年級第一次看《魔性之子》已過十幾年,去年補了動畫後陸續慢慢收集《十二國記》系列。剛好今年書展遇到中文版,補回三本。其中就是以上這兩本。

十二國記的世界架構相信大家都很熟悉,我就不多敘述了,直接說說我讀完這兩本和對本系列的一些感想吧。

《圖南之翼》是供王珠晶昇山前和昇山的過程。本系列以女性為主角為主,著重於她們的成長改變,其中就有珠晶。雖然是可以過安逸日子的富家大小姐,卻因為周圍的大人漠視生活痛苦的人民,貪圖安逸而不曾昇山,決定親自昇山。珠晶聰明伶俐,有別於一般同齡的孩子,也具有王者的氣質讓大家刮目相看,但她終究是個孩子,有很多事她有心理準備,但卻沒發現原來如此艱難,過於小看昇山;看不過朱氏剛氏不主動幫助昇山者,跟帶自己昇山的朱氏頑丘理論,還吵架了,加入另外的隊伍。經過昇山,珠晶逐漸了解到自己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看待事情,自己覺得的正義和理所當然對他人而言並非如此,開始以他人的立場來想了。

為什麼要昇山要度黃海?既然王早已選定,為什麼不直接飛到蓬山而要昇山?在《黃昏之岸 曉之天》中戴國將軍劉李齋生氣的問。既然天早已決定誰是王,為何還要王九死一生度黃海,既然有天帝在,為何又棄泰王戴國於不顧?

雖然我覺得她在《黃昏》裡頭就是一個很煩人的怨婦(雖然不是不能理解她變成抱怨鬼,但真的很煩,沒想到書中各位可以冷靜應對她),但她算是替讀者問出這個問題。確實,有麒麟會親自迎接王(如景麒)的情況,但那可以說是王不在昇山者中,不得不由麒麟親自去找。昇山與其說是天無法提早知道誰是王所以要舉行昇山,不如說是考驗王的一個機制。我想歷經過黃海到蓬山的路程,對王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再說李齋。《黃昏》中由陽子發起各國聯合尋找泰麒,我是沒想到各國會答應,而李齋得知泰麒很可能無法回來、失去角的泰麒無法拯救泰國時,懷疑天帝、抱怨天等有些無理取鬧的行為,讓我看得皺眉。當年的李齋在多年的追殺折磨下變得有點哀怨了。雖然能理解,但把氣撒在各國的王身上,讓人喜歡不起來。而我也沒想到除了陽子,在那裡出生長大的人會懷疑天帝究竟存在不。既然西王母都露臉了,我想是存在的吧——即使不存在,也有著某種運行世界的規則存在。

中國思想中的『天』和儒家思想中的『仁道』出現在十二國記中,我覺得天帝也可以說是天和玉皇大帝的結合體。天子以仁德治國,但失德的君子殘害百姓,生靈塗炭,又該如何?而君主為何成為君主?選仁君,而君主的『仁』有該如何衡量?在十二國記中麒麟就成了君主的正當性和衡量君主仁德的實體化。君主之所以為君主是因為麒麟得到天啟,王的仁德由麒麟的身體狀況可見。現實中王位的繼承是世襲,世襲會出現的問題在本作中則直接解決掉,不會出現。我覺得是本作的世界觀是作家對現實世界中的一些規則的改良。

啊,對了,不知大家喜歡被家人批評為放浪的利廣?我是挺喜歡他在書中的淡定,當然這是因為他活了幾百年呀~

 

    全站熱搜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