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沒頭沒尾的片段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節目……youtube裡的題目只是寫著『紀錄片』讓我很無奈(後來我在百度找到了)……因為中間有一段他變音了所以聽了將中文寫出來。第一次聽譯,漏譯很多,多多包涵~發現錯誤的請留言讓我好好學習學習哪~(7月26日修改了部分,9月20日修改)

綠色:佐藤君/橙色:工作人員/粉紅色:迷妹/紫色:我

因此,之後來的就是こちろ。
我們是家人呢。
安靜著呢。啊啊~ぷちろ啊。喂,你啊,喂。
都不出來呢。ぷちろ……(對不起,我聽不明白)
接下來是這個,中學畢業為止……普通的少年。

第二張面具  少年時代

這是……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很可愛,這個。
少林拳法第七路的表演。(中間不明白……)
這是我,綠色的那個……雖然很豆丁,但盡全力去打拳。
這應該不是我自願去的。應該是父母吧?
是這樣嗎?
完全想不起來,因為太小了。可能是為了什麼讓我去學的。

這是與我妹妹一起拍的照片。
妹妹怎樣叫你?
大叔。很奇怪吧。(之後那句聽不清楚……)
為什麼叫你『大叔』?
我也不知道耶。因為擺個大叔款吧,我在家的時候。
像大叔嗎?
很大叔。那真的是大叔似的啦。在家時樣子很無趣。又起不了床,總之,是打扮的問題吧?
在家裡坐著,看電視時的模樣,很無趣。

媽媽怎樣叫你?
健。
爸爸怎樣叫你?
叫我阿健。
爸爸陪伴你到什麼時候?(對話裡只說『爸爸到什麼時候?』,根據後面講離婚的內容寫成這句)
嗯……中學開始……大概是中學的時候吧。
所以到最後連他們要離婚的跡象都感覺不到。


你好像說過沒有永恆的愛?
有的,有的。我覺得有人會有。嗯。
這是不是因為父母離婚的關係呢?
完全沒有關係。要說是不是很有關係的話,有一點點。
但是,就算他們沒有離婚,也可能輕率的這樣說。永恆的愛是有的。(我終於學會了軽はずみ這個詞了)
可是啊,對我來說沒有永恆的愛呢。不管他們有沒有離婚。
總是很輕率的說法對吧?
是的。我覺得會有人這種愛。
我倒是沒有尋找永恆的愛呢。覺得……在尋找讓人刻骨銘心的愛情。

 

第三張面具   高中時代

有點沮喪的感覺。


我很懷念。
2004年,入讀埼玉縣的高中。是所升學率高達100%的升學學校。(100?我沒聽錯吧?!)

哇,完全沒有變。一點都沒變過。(後面那句不明白)

保健室啊。幾乎沒去過保健室呢。這種,怎麼說,這種地方因為太害羞了不敢進去。
這不是太明顯了嗎?說是太引人注目的話。
我不擅長這種事。


打擾了。
噢,在打球,打球。
我沒怎麼去過操場呢。對操場沒留下什麼記憶。
嘿,我在那個座位睡著過。現在想來都覺得是個謎。
哪裡?
這裡。
在這裡睡著過。但是老師站在這裡的話,卻不會注意到這裡。
真的在這裡睡了。只是單純的睡眠不足而已。
不是有辭典嗎?英文辭典之類的。辭典放在這裡剛剛好。在辭典上放條毛巾,這樣。


打擾了。
眼鏡……忘了戴眼鏡。

 最後附上百度裡的雜誌文:http://tieba.baidu.com/p/519789069

 

9月20日:找到有字幕的影片了(感動):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9756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