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很快的就到了2015年。到了1月2日。

之前就發現了,如果室友都不在(或者睡一整天)的週末,我是可以一整天都沒開口說一句話的。(買東西不用說話也行。)

注意到時真的陷入深深的恐懼中。離開了家就變得更沉默了。雖然上學的日子還會說話,但試過一整天都不說話之後,就會懷疑繼續這樣,會不會突然有天不能說話了?(況且我是學語言的……)

慣於用文字表達就會忽略語言;慣於使用語言突然被要求寫字就會寫不出來。也就是說,無論寫還是說,流暢都源於日復一日的訓練。

過於習慣不與他人交流,就會變得不會跟他人交流……其實我最怕的就是變成這樣。有時候會想想為什麼我覺得不去認識他人也可以。

最近得出一個新結論,就是因為我希望跟對方有深入一點的交流。

如果發現似乎不太能有深入交流的時候,我就會自然而然的抗拒。也可以說是自動地『節能』吧。不浪費力氣於自己覺得無益的關係中。而希望在熟悉的人際關係中生活是因為沒有認識新的人吃力吧。

人本來各自不相同。我突然發現或許我太渴求些什麼。不過現在覺得即使不是深交也無所謂了,先設定為『本來就不會深交』可能會輕鬆一點。

說起來,語言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方式。

當初來台灣的時候只是在想『在台灣學日文的可能性』,不是在日本跟日本人交流能學好嗎之類的問題上,忽略了其實我在台灣生活也要跟台灣人打交道。

於是問題來了:在學日文的同時還要練習好國語英文……不得不說真的覺得有點累了。

雖然已經習慣了老師是用國語講課,但還沒習慣用國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想:『啊啊,全日文教就好了,我起碼還敢說……』逃避現實。使用國語的情況基本只有社團活動時,其他時間都是廣東話……

或者如假想自己是日本人一樣假想自己是台灣人,練習一樣語感,這樣就比較敢講了。

最近比較愛用的假想方法是假裝自己現在要接受電視的訪問(例如情熱大陸這樣),面對鏡頭回答對方關於自己的問題。(其實想像不到自己看著鏡頭,只有電視上呈現出的畫面而已)

不過啊,說這麼多都是辯解。

因為我怕的是人。記得小學同學的同學錄上討厭的事物我好像填上了『人』……

學語言的,怕人怎麼辦?!

為什麼怕?概括來說的話就是愛面子,在乎他人怎樣看自己……我說了這樣的話,對方會怎樣想?糟糕,我這樣說他會不會不高興?等等。然後會陷入各種情緒中。

如果能活得乾脆點就不用那麼煩了。現在對於別人怎麼看自己別那麼神經質。(對其他方面我神經大條到不行)

由於近幾個月日文能力跌到前所未有的低,所以現在逐步慢慢爬回去,正在三級的程度上。正因為當初基礎打得不結實才會像跳傘一樣吧。

犯錯比以前嚴重了,例如 弁当寫成便当;家賃寫成屋貸;中国寫成中國,真是笨到不行。

認真反省中。

此外,由於離家了,每天使用的都不是母語,會不會有一天真的給忘了?雖然以前很難想像……(廣東話是第二母語啦)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娜
  • 忍不住留言(也留太多了),感覺我跟小仲有許多相像的地方呢!
    之前曾經一個月只跟家人說話(但也寥寥幾句),後來找到工作後上班,發現跟人講話都一直在咬舌頭,很多字都走音,真想挖個洞鑽,對方一定覺得我是有口吃還是啥的,真的不能太久不說話,語言真的會因疏於使用而多少有些退步,那個..自從念了英文系後,就忘記中文怎麼寫了,而且都是些簡單的字,有時候被問到一些英文單字,不是忘記了就是可能不在我的使用字彙內,這時候對方就會露出啊 你不是念英文系的表情,我都會覺得自己學藝不精而覺得很慚愧。
    可以說語言的基礎是靠累積而來的,不時常學習練習,就會置止不前,甚而退步,不過我想母語要忘記,應該是需要非常久的時間。
    我自己碰到無法深交的人也會節能,費口舌,之前曾有為了避開一起搭捷運回家的同事,假裝有事去別的地方,後來覺得唉唉何苦要這樣拐個大彎,就還是一起回家算了,雖然一路上聊的都是些無謂的事。
    以前最怕的是上台說話吧,我印象中我是寫這個,不過這個也因為社會的歷練,而漸漸比較不怕了,尤其是受到高中某位可怕老師的上台訓練後(都是夢魘),我有時候懷疑自己是不是念錯了科系,其實我應該是要待在實驗室做研究才對,畢竟我本身不是個愛說話的人,目前的工作就是一直要面對人群(掩面)
  • 同樣我也被人問到然後不會回答深感慚愧……(雖然其實不可能窮盡所讀科系的涉獵的地方)
    有時候想,上台講話是不是拋棄『自我』,當下不要去意識到『自己』是不是就沒那麼怕了?我之前也因為上課發表練習很多次現在也沒以前那麼怕了。
    讀理科結果還是要『會說話』上台之類的,唉,去哪裡都逃不掉人群

    仲修 於 2015/01/14 14:07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