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有個習慣是寫『心情日記』這類的就放上覺得合適的照片或者最近很喜歡的人的精選。這次回顧了一下自己的圖片倉庫,最後選了NINO的這一張。(今年又沒放小健了)

又過了一年,邁進第七個年頭了。是的,一年一度的叨嘮又要開始了。

以往都是提前寫寫年度叨嘮,唯獨這次比較遲,正式到了第七個年頭才動筆。原因是現實生活實在很忙。忙著寫作業忙著打工忙著到處溜達。

不知不覺還有3個月這段在日本的留學生活就到達尾聲。

相比我比較熟點的其他同學(一起來交換的),我發現自己的課業還算重的。每間學校的制度都不一樣,我在讀的這間,是要選擇讀哪個系,然後分配指導老師。我已經忘了當年要自我介紹的表格裡填了些什麼,結果學校把我分配到一個研究方言的老師手裡。學校基本上規定交換生上指導老師的演習課。(就是類似研究項目方向的課,學生選擇導師後一直跟到寫完畢論為止)一開始是有點興奮的,畢竟我喜歡的偶像大多關西人,感覺學方言也不錯。實際上上課跟真正學方言沒什麼關係,重點是利用方言來學習研究方法,找語言的規律性。一開頭就要用國際音標來寫那些方言的讀音,什麼都不懂聽出來的又跟本地學生差距很大,還蠻沮喪的。每個星期快要上演習都為要寫的作業焦頭爛額。

一天突然不禁想,我到底在幹些什麼啊。

確實有去上課,但卻有不怎麼覺得自己有吸收到些什麼。

而且在日本的這段日子強烈感受到自己學日語的時間不算短了,還是在原地踏步。

甚至在想如果我現在不是選了日語這個專業,那我現在在讀些什麼呢。

回過頭一想,在我人生的低潮時,是日文陪伴我的。

考高中時因為想逃避課業,而津津有味地讀起日文的文法書。雖然後來被我姐發現不許看哈哈。當然我看小說的習慣也要暫停了。自己也強迫自己不能去看電視劇,不能接觸喜歡的偶像。

當時英文真的很不喜歡,一直念不好,變得很討厭英文。(其實沒什麼時候喜歡過,最喜歡的時候大概是喜歡上英劇的那段時間了)

其他課業也不怎麼如意,唯獨讀一些跟成績無關的才稍微鬆一口氣。

我想很多人都試過無數次在腦海裡幻想自己從高樓跳下的情節。雖然沒有勇氣跳,但幻想一下跳下去說不定就解脫了,不用每天對著老姐的叨嘮。也不用管成績不用管考試。(我家在三樓,所以我也在想跳下去也死不掉最多殘廢,跳了多不值哈哈哈)

後來高中考大學的辛酸想必大家也都經歷過。比考高中壓力大、痛苦很多。

當然事過境遷,現在沒有這種幻想了。

想想當年讓我得到一點解脫的是日文,現在會讓我如此痛苦的也是日文。突然就有點感概了。

有時會很羨慕那些學習非語言專業的人。讀語言的出路表面上廣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沒有什麼出路。

又重覆地想我如果不讀日文會讀什麼。

大概就不會讀大學了吧。

因為讀了日文,我解脫了一下,脫離了英文的魔咒,整體來說非常愉快地過了兩年高級文憑的讀書生涯。

接下來還想讀大學也是因為想自己的日文水平能更進一步。

雖然在台灣沒有得到很大的提升(很大因素是因為我懶惰),但能走到現在這一步,能煩惱日文給我帶來了些痛苦,也就是說我學到了對自己而言很難的知識,也是件好事。

老在想不讀日文讀什麼,結果最後的答案還是大概還是選日文系吧。

 

還是得多加把勁。

繼續這裡7年了,不知不覺。

開始經常更新是2011年的年末,那時是18歲。現在25歲了。

7年。到底做了些什麼呢?

慢慢回想一下吧。

(覺得自己矯情了一把哈哈哈,還是多來點乾貨比較實在對吧)

創作者介紹

成文堂

仲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ika
  • 希望您能继续写下去。祝2018也一切顺利。
  • 謝謝!

    仲修 於 2018/02/15 19:59 回覆